Hi!下午好!欢迎访问互联网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物

倪光南开源将使中国软件成长出软件巨头

时间:2019-02-01 00:28:24| 来源:| 编辑:笔名| 点击:0次

倪光南:开源将使中国软件成长出软件巨头

图为中国工程学院院士倪光南(新浪科技配图 资料图片)

文/徐志斌

新浪科技讯 日前,中国工程学院院士倪光南在与新浪科技对话时指出,中国软件产业可以借助开源和创新成长出软件巨头,并继而成就自己的软件产业。

新浪科技: 您从一个业界专家的角度看,政府对于国内软件企业的扶持大不大?还要在哪些方面需要补充或者是加大力度?

倪光南:前几年相比,国家对软件产业的重视程度越来越大,而且发展也比较快。比如说863计划对于软件专项的支持比过去要大很多,其他方面发改委也有支持,地方也有支持。相对来看,我们国家对软件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,软件产业的重要性也越来越凸现。从47号文件开始,国家把软件产业作为一个支柱产业来定。而且国家领导人也提到了基础产业的问题,还有提高自主创新能力、高核心竞争能力、掌握核心技术,这一系列对于软件产业支持越来越大。这也是反映我们信息社会的观点:软件在信息社会当中的作用密切关系到信息安全、综合国力的问题。

不过,和其他国家来比,我们目前对软件产业的支持力度有很多需要提高的地方。从美国在60年代有一个计划,当时全美国有60%的学生为它工作,通过这个计划就把美国软件产业带起来了。其他国家也没有例外。我们全国对软件产业的投入就是几栋大楼的投入,和基础建设的投入没法比。因此,进步比较大,但绝对量还不够。因为讲到支持,很重要的一方面是我们还要做的更好。

新浪科技:软件外包正越来越受到重视。目前发改委正在推动中国和印度一个非常庞大的软件合作项目,温总理访问印度时也谈到了要推动跟印度的合作。这里面产生两个问题,第一个,是不是中国应该学习印度的外包,第二个就是中国和印度应该在哪些地方达成互补和合作?

倪光南:外包在中国整体比例还不大,大概只是10%左右,市场销售额也很大。中国和印度不同,虽然我们一直认为外包是很好的领域,但是从整个产业来讲它的比重还比较小。近几年也不会成为主流。印度是值得学习的一个例子,印度是发展中国家

倪光南开源将使中国软件成长出软件巨头

,它可以实现外包一百多亿美元,有那么大一个出口,这个肯定是很大的贡献,所以我们中国要学习它那些长处,把外包搞起来。双方在互补的情况下容易合作。

我和印度IT的一些企业高层人员有机会接触,他们的想法是很明白:中国硬件制造业比较好,印度的软件比较好,最好中国做硬件,印度做软件,这样我们在世界上会发展的很好。所以印度的主观想法我们要了解:希望中国人安心搞制造业,印度搞软件,并相互结合。我相信我们企业和政府不这么想,制造业肯定要搞,但是我们增加了收入不到20%,利润不到3%,这是不够的。希望提高软件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,中国想学习印度的软件,然后提高制造业核心竞争力,这两方面应该取得一个共识。每一个方面都有自己的想法,我们要研究怎么可以做到共赢。所以,合作的问题是一个共赢的问题,是一个互补的问题,不是简单的想法都可以实现,双方要找到共同发展的地方。

新浪科技:那么,您认为在全球软件发展当中,有哪些机会是中国企业可以抓住的?

倪光南:软件是一个历史很短的产业,只有四五十年时间,像微软和一些软件公司都是成立比较晚。但软件产业可能几年就会出来一个新的公司。比如gogle,五年前很多人还不知道。软件本身发展速度非常快,所以这里面的机会就很多。我举过几个例子,一个是火狐狸(Firefox),98年时它的浏览器开发原代码放在社区里,当时大家都不太看好它,看不出它有什么作为。但是去年我们看到了,它现在已经有八千多万用户,今年可能更多。这个谁也想象不出来,居然快要超过IE了。这个事情都是很了不起的。在软件这样技术更新很快的产业,它的创新空间非常大。98年到2004年取得成功,它从大家不看好的产品变成了可以比IE还要好,这个说明什么?就是创新。

新浪科技:您认为创新会带来新的机会,而不是说开源会带来新的机会?

倪光南:开源说明两个问题,一个是创新在软件领域最优前景,开源也是很好的一个方式。开源的好处就是使任何人都有创新的机会,如果不是开源,像火狐狸这么大的软件一个人想做也做不起来,十个人也做不起来,至少得上百人做。因为是互联时代,每一个人都可以通过互联进行工作,这个就扩大创新的空间,使每个人都有创新的机会。同时,开源的方式打破了垄断,打破的垄断也给创新的机会。我觉得火狐狸的例子我很感兴趣。我们研究它有一个很大的启发。

新浪科技:您现在还经常到上搜索新的软件吗?

倪光南:没有事做的话,我认为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,可以看到很多很好的软件,只是现在没有太多时间去研究,因为世界上太多了。我觉得开源提供了两大贡献,一个是每人都有权参与创新,第二个开源打破了垄断,为创新市场化开拓了道路。

新浪科技:讲到开源必定要讲到Linux,Linux是开源的先驱。但是我们也曾听到这样一个警告:尽管Linux是开源的,一旦权利人(或创始人)宣称重新拥有它,可能所有人都要向他交费,随时会产生知识产权纠纷。还有一些开发Linux产品的厂商,他们并没有将自己的源码开放,这也是违背了开源精神的,你觉得他们也会面临这些问题吗?

倪光南:Linux许可证是GPL,作为GPL软件对使用者来讲是没有什么的,任何人做GPL软件一定有义务把源码公布出来,如果你自己可以修改,应用没有关系。但拿去销售就有义务把源码开放。我觉得不存在GPL作者本人要用版权,因为作为GPL软件来说要开放源码。

有些公司没有很好的尊重GPL这是不对的,目前中国很多公司都是遵守了GPL规则。知识产权面临的一个威胁就是说某些软件公司有很多专利,包括SCO告IBM、Novell,我们看到一个威胁,一些私有软件公司会利用专利对开源构成一种威胁,这个是需要真正的研究。开源是软件开发不可缺少的,在一个长时间里面,世界软件会存在两种模式,一个是私有软件,另外一种就是开源的形势。这两种方式是互补的。我们不希望一种方式对另外一种方式有影响。

新浪科技:你刚才讲到了一个问题,SCO起诉IBM已经胜诉,这会引发更的Linux企业甚至客户会被起诉的现象吗?他们又该如何来应对呢?

倪光南:SCO把IBM作为一个起诉对象,如果胜诉它会有很多收益。我们也担心它会起诉很多用户,这样对开源软件发展很不利,但这只是一个个例。现在开源社区也注意这个问题,就是要了解对于源码的掌握,加强审核避免发生问题。另外一些公司也采取一些保护用户的措施。中国这方面刚刚开始,还没有足够的重视,我们应该在这方面采取更加有利于发展的对策。

新浪科技:你刚才提到火狐狸比较成功,但火狐狸现在没有什么收入。开源软件不能够卖产品,只能卖服务,它如何能够实现盈利?

倪光南:这个是盈利模式的问题,我们都相信只要有足够多的用户,赢利是一定的。像中国的门户站靠短信也都有很大的赢利一样。

新浪科技:那么开源的新机遇下,国产软件有没有可能成长为世界级的软件厂商?

倪光南:开源给了中国一个机会。原来我们基础软件很难进入,但Linux出来后能有很强的竞争力,这样我们才可以打破垄断,但这不是一家公司可以做成的,需要全世界的协作才有可能挑战微软的软件。我们应该利用这个机遇把操作系统发展起来。

现在全世界都认为中国有机会,因为中国有这个市场,而且是一个新生的市场,国产软件而且完全可以满足政府办公的要求,有些政府办公已经用了。所以,如果政府有决心推广桌面Linux,那是有机会的。政府应用了,企业也会跟着用。现在开源也很关注这个,已经把这方面提到日程上。正因为有了linux我们看到这个机会。所以中国操作系统软件这几年基本上发展起来,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