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!下午好!欢迎访问互联网
当前位置:主页 > 通信

国产3G标准是祸首还是典范

时间:2018-09-29 10:16:10| 来源:| 编辑:笔名| 点击:0次

国产3G标准是祸首还是典范

4G TD-LTE商用正进行得热火朝天之时,国产3G标准TD-SCDMA最近却被置于风口浪尖。

有报道称,随着4G时代的到来

国产3G标准是祸首还是典范

,中国移动将不再追加TD-SCDMA的新建投资,TD-SCDMA有可能是有史以来最短命的一张3G络,而之前投资在TD-SCDMA上的2000亿永远收不回。报道中引用受访人士的话称,TD-SCDMA延误了中国的整个电信市场,用户和整个产业的发展都付出了代价。TD-SCDMA被批得体无完肤,成了拖累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业发展的祸首。

实际上,自从TD-SCDMA出现以来,有力挺者也有反对者,话题从未断绝。TD-SCDMA对国内通信业的发展到底是功大于过,还是过大于功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3G提前发牌矛盾会小很多

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,站在各自的角度去评价,结果是不一样的。对于这场关于TD-SCDMA的争论,杨培芳说道。

2000年5月,TD-SCDMA被正式采纳为国际3G标准,与欧洲提出的WCDMA和美国提出的CDMA2000同列三大标准。

虽然同时成为国际标准,但是在商用时间上,TD-SCDMA和另外两种标准相隔甚久。WCDMA早在2001年就开始正式商用,CDMA2000商用也差不多是在这一时候,而中国直到2009年初3G才正式发牌。在国际上原本没有支持者的TD-SCDMA,在国内迟迟没有进展,中国的标准居然在中国都没有商用,使其在国际上更加孤立,这是一种恶性循环。

在国内3G发牌前的一次采访中,杨培芳说TD-SCDMA要拿到市场上去锤炼,光靠等,这不是保护它,反而会害它。TD-SCDMA之所以商用进程缓慢,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产业化推动方面无力。史炜多年以前曾多次在大唐移动调研过,他觉得大唐移动完全不像一家经营性企业,更像一家研究院所,和中兴、华为等厂商在TD-SCDMA的产业化推进上是步调分离的。如果给大唐移动评分,我认为在TD的研发阶段,可以打100分,测试阶段可以给60分,而在产业化推动和市场操作上只能打10分。史炜当时在博客中写道。

日前在接受《IT时报》采访时,杨培芳表示,我国的3G决策时间过长,留给3G发展的窗口期太短,使得矛盾显得更加突出,如果早几年,情况会好很多。

自主知识产权糊涂账

在这次掀起的对TD-SCDMA批判中,自主知识产权也成为矛盾焦点。

TD-SCDMA一直被称为国产3G标准,但是对这项国产标准中到底含有多少自主知识产权,一直没有明确说法。而且有说法称,TD-SCDMA并不是中国自己研发出来的标准,实际上是西门子和大唐一起搞出来的。

TD-SCDMA中有多少自主知识产权?2002年原信产部电信研究院一份关于3G标准相关专利调查报告披露,在TD-SCDMA专利中,大唐只占7.3%,后来这个数据被广泛引用,但是这一数据实在是太过久远。2006年,咨询机构诺盛又发布了一份报告,这份报告将TD-SCDMA专利分解为TDD专利和SCDMA专利两部分,在TDD专利中,大唐、华为和中兴占据的份额近三成,而在SCDMA专利中占比更高。这一报告遭到大唐的驳斥,称TD的核心专利肯定是在大唐手中。

在TD-SCDMA中,到底有多少是来自国内厂商的专利,相关部门和企业一直未曾透露,已经成了谜团。

对于TD-SCDMA技术来自于西门子的说法,侯自强对《IT时报》表示,TD-SCDMA有一部分专利来自西门子,但主体仍是中国的,在欧洲确定WCDMA 3G标准后,西门子自己不做了。后来,西门子与当时的中国邮电科学研究院(大唐电信集团前身)联合,取长补短开发TD-SCDMA。

自主标准不一定意味着全部都是自己的,集大成者也是一种贡献,杨培芳对此评价道。

功大于过?过大于功?

TD-SCDMA在国内移动通信发展的过程中,是功大于过,还是过大于功?

前些年,侯自强一直用着两部,一部TD-SCDMA,一部WCDMA,在里都装了测速软件,到了一个地方他总是习惯拿出来测速,TD-SCDMA明显差,体验不佳。中国移动投资千亿元建设TD络又耗巨资补贴TD,结果是TD数据业务收入很低,仅仅发挥了分流一小部分话音流量的作用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TD-SCDMA是不成功的。

但是站在产业链的角度来说,侯自强认为,TD-SCDMA带动了电信设备制造业、芯片设计和制造业的发展,在这个意义上是成功的。在中国移动的大力推动下,其3G用户出现了大规模的增长。而且因为国外企业不愿意做,所以国内的芯片、设备、仪表、测试等环节的厂商受益菲浅,推动了国内通信企业产业链的壮大。侯自强认为,尽管TD-SCDMA的络性能和用户体验不佳,但是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。

付亮也对此表示,TD-SCDMA是我国自主推进的项目,中国移动在从3G到4G的产业生态中不断积累经验,比如,如何推进一个技术快速商用,也找到了很多正确方案,同时,也使中国在国际标准制定中有了一定的话语权。

对于花在TD-SCDMA身上2000多亿投资无法收回的观点,侯自强认为并不完全如此。目前在TD-SCDMA现中的宏基站,很大部分具备双模平滑演进的能力,无需进行复杂的设备替换,只需进行简单的工程改造和软件升级,就可以升级为TD-LTE的双模站点。这实际上节省了TD-LTE方面的投资。侯自强表示。不过付亮认为,TD-SCDMA的3G用户出现负增长,而中国移动却为此投下了将近2000亿元的资金,投入大产出不明显,虽然中国移动在4G上早走了一步,赚回了用户,但也弥补不了3G上的损失。